服装品牌的潮童新生意_TOM时尚

2019年08月09日 10:54

随着“80后”甚至“90后”开始为人父母,潮孩儿概念也随之诞生。如今的童装就是迷你成人版。同样的设计、剪裁、配色、面料,童装和时尚从未如此贴近。近日举行的中国国际时装周就敏锐捕捉到了这一市场动向,将童装发布开辟为独立单元,以“童话小镇”的形式发布童装系列,吸引了30余个童装品牌参与。童装秀受重视的背后其实是整个童装产业的跃迁式发展。消费升级主导下的童装变革,使童装这门生意不再是“儿戏”,近些年,许多快时尚品牌、奢侈品牌、运动品牌和设计师品牌纷纷瞄准了童装线。

30余童装品牌竞技

3月25日,AW2019中国国际时装周在751D·PARK开幕,为期7天的时装周,专门辟出一个单元板块“童话小镇”,30多个童装品牌在这里密集上演“大秀”。根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7天时间里,童话小镇时装秀举行了27场,平均每天发布4-6场童装秀。时装周期间的751D·PARK里,经常能看到带妆“童模”在父母的陪伴下前来赶场,他们举手投足之间已然带着职业模特的影子,显然是“童模”界老手了。T台、灯光、音乐、头饰、妆容,在童话小镇秀场,如果不去关注模特的年龄,你会发现这些秀的规格之高丝毫不亚于一场成人时装秀。而在这背后,是规模达到1600多亿元的童装蓝海。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高端童装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显示,2011-2016年我国童装市场规模开始不断扩大,2016年我国童装销售额约为1450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突破1600亿元,增速进一步提升,因此这一年也被视为中国童装市场的爆发元年。

童装市场的爆发,一方面源于“80后”、“90后”进入婚育高峰期带来的第四次婴儿潮。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2-2016年间,我国新生婴儿数量总体保持逐年增长趋势。2016年起开始实施的全面“二孩”政策对于童装市场也是明显利好。另一方面,随着我国宏观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居民收入水平也随之不断提升。作为主要生育群体的“80后”、“90后”,对生活品质要求高,对于童装他们自然也投射了自己的审美,要求童装时尚化、多元化、个性化,这也促使童装成人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成人品牌的童装竞争

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童装市场规模预计突破2000亿元。童装行业发展速度一直快于男装和女装,且增速差距还在增加。数据显示,2013-2017年,我国童装行业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为9.68%,这意味着,处于服装生命周期成长阶段的童装行业仍有不少潜力。与此同时,童装的市场集中度目前还不高,第一财经周刊数据统计,国内市场份额最高的童装品牌巴拉巴拉,2017年的市场占有率也仅为5%,大部分童装品牌甚至不到1%。此外,从利润角度来说,童装毛利比以休闲服饰为主的成人服装毛利要高。

由于具备市场大、占有率低,加上童装消费频次比成人装高、毛利高等特点,越来越多的成人品牌开始布局童装线。目前,国内童装市场主要被四类成人品牌“分食”:一类是以优衣库、ZARA、Gap等快时尚品牌为代表的童装线,这类童装售价相对低廉,是父母眼中的性价比之王。第二类是以耐克、阿迪达斯、FILA等运动品牌为主的童装,属于中档价位。第三类是设计师品牌童装,以江南布衣旗下的jnbybyJNBY、拉夏贝尔的童装子品牌lachapellekids为代表,这类童装有较强的设计感,时髦且更为成人化,因而在价位上也更高,通常在数百至千元不等,属于中高端童装。第四类则是以Dior、Gucci、Burberry为代表的奢侈品牌童装,这部分童装由于“星二代”的频频带货,也有一定消费人群。

从去年开始,成人品牌在童装线的竞争开始加剧。休闲服饰品牌森马出手并购法国童装集团Kidiliz、国内童装品牌Cocotree等,扩充童装业务线。森马表示,品牌合作与电商渠道将是未来童装线的两大发展重点。安正时尚也于今年2月推出全新童装品牌,主要针对0-14岁婴童市场。美国快时尚品牌Gap也在不久前收购金宝贝旗下高端童装品牌JanieandJack,Gap的收购行为被业界普遍认为是快时尚品牌向高端童装领域发力的讯号。

运动品牌方面,安踏、李宁等都已拓展童装品类,如安踏有安踏儿童和FILAKIDS,李宁有自营童装品牌李宁YOUNG。

设计师品牌近年切入童装领域的也有不少。仅江南布衣就将童装和青少年分别设立了品牌jnbybyJNBY和蓬马,对童装布局进一步细分。

童装为何那么贵

事实证明,对童装的押宝回馈丰厚。森马2017年童装营收占比首次超过了50%,在财报中,森马称童装业务已成为公司重要的收入来源,2017年童装业务实现营收63.22亿元,同比增长26.4%。